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网站地图 | 【经亿网贷门户网】 - 联系Email:zhulejake@qq.com - 联系QQ:2592890461
当前位置:主页 > 平台曝光 > 正文

上咸BANK和里外贷跑路中雷真相

关键词:法人老板高琴

时间:2015-01-29 17:09 来源:经亿网贷 阅读:

  上咸BANK和里外贷跑路中雷真相 
 
  2015新年刚过,上咸BANK和号称网贷行业史上“最大惊雷”的里外贷相继中雷,投资人损失金额分别达到1.56亿和9.34亿。难道,网贷行业的倒闭潮真的开始了?别急,今天经亿网贷为您讲述一对农村夫妻的创业故事。
 
  先把时光拨回到十年前的2003年10月……
 
  2003年10月 山东鼎生农业科技开发有限公司成立
 
  高琴和张杰是一对山东的夫妇。创业伊始他们从种植和贩卖金银花茶起家,取得了不错的成绩,也赚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
 
  法人:高琴(下文上咸bank和里外贷的实际控制人)
 
  股东:高琴、张杰(高琴的丈夫)
 
  本来这是一个美好的农业致富发家故事,但房地产的热潮来袭,不甘心做小买卖的两人也开始了二次创业和玩弄资本之路,大戏也由此拉开……
 
  2004年8月17日 山东鼎达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成立
 
  法人:高琴(上咸bank和里外贷的实际控制人)
 
  股东:山东鼎生农业科技开发有限公司(两夫妻的第一家公司)、新加坡唐守伟(关系未知)、新加坡张敏(关系未知)。
 
  不得不说过去的10年是房地产的10年,不论是做地产开发,或者是装修、材料,一切和房地产相关的行业都大有可为。两夫妻是如何进入房地产行业我们无从考证,不过从鼎达的原股东中我们找到了一丝蛛丝马迹。
 
  从原股东的信息中我们可以看出,鼎达房地产是一家从装饰建材起家的公司。但从高管名单中我们惊奇的发现了两个今后大家十分熟悉的名字:
 
  刘守兰:在高琴日后的两家地产公司中分别担任监事、董事。
 
  孙友卫:日后着名的里外贷法人及实际经营者。
 
  这两位一位协助地产业务、一位负责搞定融资,配合默契,可谓高琴的左膀右臂。
 
  自此两夫妻的二次创业开始起步,正式向房地产市场进军!
 
  2011年6月8日 济南清大华创置业有限公司成立
 
  两夫妻在这7年中在房地产市场高歌猛进,开了第三家公司。拿地、融资、再拿地、再融资……但11年的整个地产行业的增长已经开始放缓,回看数据,地产行业排名前10的开发商集中度从2010年的10.13%,到2011年的10.43%,到2012年的12.46%,大开发商开始挤压小开发商的市场空间,小房企的日子越来越难过。可以说此时,高琴张杰两夫妻已经一只脚踏进了资本的漩涡中。
 
  2012年11月 通过长安信托借款1.5亿人民币
 
  转眼间到了2012年。清大华创以下属的地产项目收益权作为抵押,鼎达公司和高琴本人作为连带担保方向长安信托融资1.5亿人民币用于地产项目的开发,利息为10%,时间为1年。
 
  在当时该利率并不算高,可见长安信托在谈判的时候也是比较看好项目的发展才愿意给项目如此优厚的条件。但日后的发展却并不像双方的预期那样,反而短短一年后两夫妻就已无力偿还这些钱,并因为长安信托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而导致了为最后的资金链断裂埋下了伏笔。
 
  2013年3月12日 山东秀苑文化艺术传媒有限公司(后经变更成为济南清大华创置业有限公司成立的股东之一)成立
 
  法人:高琴(上咸bank和里外贷的实际控制人)
 
  股东:高琴、山东丰联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稍后出场的另一家关联公司)
 
  这已经是两夫妻的第四家企业,也迈入了创业的第十个年头。当时信托的强制执行尚未发生,有了充足的资金,小小的创业公司变成了大集团、开始了多元化发展,一切看起来都那么美好。
 
  2013年4月18日 北京众旺易达网络科技有限公司(里外贷)成立
 
  法人:孙友卫(两夫妻的老朋友)
 
  股东:孙友卫、张文堂(关系未知)、山东省万军投资有限公司(稍后出场的另一家关联企业)
 
  两夫妻的第五家公司!虽然表面上已经看不出和高琴的联系,但经亿网贷找到了他们的老朋友孙友卫的名字。在进军房地产之前就认识、直到多年后的里外贷,想必他们的合作早已有了默契。此时故事已经渐入佳境,网贷史上第一惊雷里外贷的运营公司成立。
 
  可能是尝到了资本的甜头,也可能是资金链的压力逼得他们不得不开始想各种找钱的方法。里外贷成立了,这个从一开始就打算做自融的平台开出了无比诱人的高息吸引着贪婪的投资人。在短短的两年内,去掉已经归还的到期本金和利息,里外贷仍然有9.34亿的资金不明去向。
 
  2013年10月18日 山东丰联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后变更为山东秀苑文化艺术传媒有限公司的股东之一)成立
 
  法人:高琴(上咸bank和里外贷的实际控制人)
 
  股东:高琴、山东鼎生农业科技开发有限公司(两夫妻的第一家公司)
 
  努力,再努力,高琴和丈夫张杰继续在地产行业越走越远,尽管2013年整个行业的增速进一步放缓,中小开发商的资金链越来越紧,他们仍然坚持开了第六家公司、并且是注册资金最大的一家。而这时已经是应当归还长安信托借款的时点,为何有钱开公司而不愿还钱,最后被法院强制执行?这不得不让人联想到这时候已经运营得风生水起的里外贷,其具体的资金流向经亿网贷不明所以,但答案或许昭然若揭。
 
  2013年12月6日 山东上咸投资有限公司(上咸bank)成立
 
  法人:王鹏飞(关系未知)
 
  股东:王鹏飞(关系未知)、王麦兰(关系未知)、刘广福(关系未知)、济南华仓投资咨询有限公司(稍后出场的另一家关联公司)
 
  仍然是表面上看不出任何关联的公司,上咸bank成立了。但不管是后面出场的两家关联公司还是现在的公安调查我们都能看出,背后的实际控制人就是两夫妻——这已经是他们的第七家公司了。可能是因为资金仍然不够、也有传闻说两人受“高人”指点,一家平台不够稳妥,不能抵御“风险”。
 
  2014年01月26日、2014年03月18日 山东省万军投资有限公司(里外贷股东)、济南华仓投资咨询有限公司(上咸bank股东)相继成立
 
  法人:任鲜明(关系未知)
 
  股东:任鲜明(关系未知)
 
  监事:刘怀军(连接里外贷和上咸bank的关键人物)
 
  法人:王淄传
 
  股东:王淄传
 
  监事:刘怀军(连接里外贷和上咸bank的关键人物)
 
  故事的高潮来了!
 
  里外贷、上咸Bank两个平台不断地圈进贪婪的投资人,股权结构也已搭建好。两夫妻垂帘听政,一边用着网贷自融滚滚而来的钱,一边继续建设着自己的地产集团——相信看到这里大家已经明白,所谓里外贷和上咸bank跑路,并不是2015年的网贷倒闭潮,也并非两起独立事件,而是这两个平台根本就是高琴夫妻两人的自融平台。
 
  从结果看,搞了如此复杂的股权关系、分两个平台圈投资人的钱并不能减少风险,拆东墙补西墙终究有玩不下去的一天。
 
  2014年2月 通过新华信托-华锦152号产品借款6530万元
 
  此笔融资架构比较有趣,两夫妻通过济南清大华创置业有限公司下属的长岭山花园项目作为抵押,再经过金地集团下属的投资公司深圳稳悦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的转手,最终获得了金地集团的担保。根据网上公开信息可以看到,这时候整个集团可以说是运营状态达到顶峰,甚至忽悠到了金地集团的作为背书。虽然17%利息比较偏高,但有金地的参与可以说明两夫妻从倒卖金银花的农村种植大户一跃成为可以和国内一线大开发商谈合作的水平,但这背后的艰辛和恐惧一定是常人无法想象的。
 
  值得一提的是华锦152这款信托产品目前尚未到期,不过最终的结果可想而知了。
 
  2014年3月11日 – 至今 与长安信托打强制执行官司
 
  等了几个月还不还钱,长安信托终于坐不住了。2014年3月11日长安信托向法院提出执行申请,由法院在3月13日批准执行。之后高琴向法院提起上诉,2014年11月17日法院发回重审,官司至今仍未有定论。有趣的是,在官司开打之前正好是新华信托募集借款资金期间,在已经知道有风险的情况下新华信托仍然坚持募集了三期资金共6530万元,而发回重审的文书公布时里外贷又正好首次曝光有问题。
 
  2014年11月10日 里外贷首次被预警
 
  大戏终于要落幕了,11月10日首次有网友预警里外贷有问题,随后立即引起关注,里外贷之前的各种负面消息也全部曝光,不断有网友挖出更多劲爆的消息。遗憾的是直到这个时候大家仍然不知道上咸bank和里外贷的关系,上咸bank直到被曝光的前一天仍在正常发标。
 
  2015年1月16日 上咸bank首次被预警
 
  大幕落下,高琴夫妇和她们拆东墙补西墙的资本游戏最终没有玩下去。从一个普普通通的农业种植创业者一度成为地产大亨,又从地产大亨沦落为阶下囚。是贪婪让她不断膨胀,也是贪婪最终毁灭了她……
 
  结局篇:2015年1月16日 警方介入,2015年1月21日 里外贷和上咸bank的实际控制人高琴夫妇被警方控制
 
  上咸bank被曝光前实际平台已经出问题了,警方开始介入,16日警方立案,高琴夫妇被通缉。
 
  21日在上咸bank的维权群中办案民警首次披露张杰、高琴夫妇已被控制。
 
  至此,大戏缓缓落幕,但戏外投资人与高琴夫妇间的故事,还将远未结束。
 
  经亿网贷想知道,高琴夫妇在外到底有多少外债,以至于合计10多亿的待收也无法满足他们的需求?里外贷和上咸bank到底有多少是自融资金?以及他们还有多少潜在的关联公司?这些问题我们暂时不得而知,但我们很清楚,这些待收资金中大部分是普通投资人的血汗钱,并且大部分可能要不回来了……经亿网贷和投资人交流的时候他们往往表示自己最看重的是安全,但是真的诱惑在面前的时候恐惧是否能战胜贪婪呢?但愿再有40%年化收益的产品摆在面前的时候我们能再思考一下,这样的收益是否合理,万一真的本息不保,我们还能不能承受这样的损失?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